以茶当酒

咸鱼一条

一个梗

忘记是在哪里看到的了,但是我莫名觉得这个和冰秋意外的有些配: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
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梦我与前尘。
无人陪我顾星辰,无人醒我茶已冷。
无人听我述衷肠,无人解我心头梦。
无人拘我言中泪,无人愁我独行路。
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

残阳与我立黄昏,阿婆问我粥可温。
飞蛾与我捻熄灯,笔砚与我书半生。
孤月陪我夜已深,往事与我把酒分。
春风拭我相思泪,睡梦与我恋前尘。
微分陪我顾星辰,案几知我茶已冷。
归燕听我诉衷肠,暗香解我心头梦。
素衣拘我言中泪,竹杖伴我独行路。
回首向来萧瑟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愿与执手立黄昏,愿与品茗粥尚温。
愿与添香捻熄灯,愿与捧卷书半生。
愿与剪烛夜已深,愿与对弈把酒分。
愿与叠袖相拭泪,愿与入梦共前尘。
愿与赏月顾星辰,愿与烹茶清未冷。
愿与静听诉衷肠,愿与话君心头梦。
愿与解语心中泪,愿与共行天下路。
回首灯火阑珊处,那人一如初见立中宵。

一)的那段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冰妹空守师尊的尸体,一次又一次的的招魂失败却死活不肯放弃。以及梦里和师尊见面时说的话
二)开头几句则是师尊在冰妹打下深渊后之后的情况,但是到后面就像是冰妹在师尊身死后在梦中有一次见到师尊的反应一样!(回首向来萧瑟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好歹甜回来了_(:D)∠)_
三)冰妹和师尊甜甜的,多好!
其实还有一个版本的但是我忘了只记得前两句(闲时与你立黄昏,笑问灶前粥可温)老夫老妻般的赶脚【怂的一批小声bb.jpg】
占tag致歉但是!我作为一个小渣渣!非常非常希望有太太能够翻这个牌子!图文都行啊!!!!!

<三>

  作为百战峰峰主,传音符中突然响起的怪叫并不能给柳清歌的发挥带来多大影响。他侧身躲过攻势随后利落的将这位弟子一拳揍趴在地
  …啧
  没控制住力道
  安定峰是不是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手中传音符的声音断断续续再加上百战峰演武场本就不是什么清净的地方柳清歌选择召来乘鸾往安定峰赶去

  尚清华手中传音符上的光芒明明灭灭,在洛冰河踹开闲人居大门的那一刻碎成渣渣
  我笔下的亲儿子是个盖世英雄,他会脚踏七彩白云前来解救爸爸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尚清华的注视下,被洛冰河踹开的大门发出死前的最后一声哀鸣彻底倒下
  ……
  你们一个个温柔一点会死吗?安定峰不要经费的啊?!安定峰的钱不是钱啊?!沈九拆椅子你拆门!清净峰的设定不是知识分子和文艺青年的聚集地吗?你们两个属百战峰的吧!
  洛冰河的身后,尚清华看见沈清秋摇着扇子向他走来“气出够没?”
  ???
  瓜兄,合着我在你面前是透明的吗?
  卧槽!你知不知道沈九把我整得好惨的?
 
  沈清秋无视尚清华的目光直接从他身旁掠过。洛冰河朝尚清华露出了来自魔君的和善微笑
  你再看师尊一眼试试?
  把你扔到漠北床上你信不信?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坑一样的队友。沈清秋已经无力吐糟这位同乡坑爹般的风骚操作
  传音符这种最基础的通讯工具的使用也能出错,音质模糊嘈杂,声音时断时续
  更重要的一点
  你好好地干嘛开群聊模式?!
  修为连带着漠北牌冰拉面一起下肚了?
  尚清华,我要你何用?
  还是找个机会丢到冰堡吧,顺道送本《冰堡情》不用客气,谁让我们是同乡呢
 
  已知:苍穹山派十二峰峰主都在往安定峰赶,现在安定峰上只有两位峰主。求:在其他十位峰主赶到前沈清秋能否带着沈九和洛冰河跑路
  “现在小九气也消了,我们下山去玩,如何?”沈清秋熟门熟路地给沈九顺毛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等他们跑到山下之后尚清华整得烂摊子尚清华自己收拾去,在山下他还能试试提一下沈九的好感度,一举两得堪称完美

  岳清源领着身后的九位峰主站在门口一只手僵在半空最终还是敲了敲幸存的门框
  柳清歌和柳溟烟随时兄妹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两个极端
  柳溟烟看看沈清秋又看看洛冰河,两眼放光露出兴奋的微笑。柳清歌注意到自家妹妹的反应脸色又黑了一个度
  剩下的八位峰主十分统一的露出观看失足少年的表情
  岳清源觉得自己可能开了个假门
  话说,门上哪去了?
  ……唉
  难得回次娘家能不能别一回来就学百战峰玩拆迁?

  沈九站默默躲到沈清秋的身后,发生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岳清源,不是岳七
  他们不是一个人,这里的谁都好,我和你们没有任何的联系
  沈清秋你赶快把手从我头上挪开,你的手都僵了你不知道吗?
 

  因为考试可能会断更,文笔不好请见谅。

铸剑为灵

照旧ooc归我,私设一堆,流水账一般的写作可能是个坑(?)
在下文笔渣渣请见谅(:3_ヽ)_
【我愿为你,铸剑为灵】
↑是的,最后沈老师傅死了
信我,我不写be

   在岳清源之后苍穹山又少了一位前任的百战峰峰主
  当初的十二位峰主现在也只剩下寥寥几位。他也早已是满头的华发,可是洛冰河人仍旧是当初那个俊俏少年
  他还能陪洛冰河多久?他走了之后,洛冰河该怎么办?
  在和尚清华告别后,沈清秋牵起前来接他的洛冰河的手,看这个自己养大的小徒弟,说实话,他不怕死
  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这个爱他爱到骨子里的小徒弟,舍不得这个有着玻璃少女心的洛冰河
  他害怕
  他害怕洛冰河在他走后陷入心魔爬不出来
  “冰河,是不是为师不论提什么要求你都能做到?”
  “是的,师尊”
  “那就把心魔剑重铸吧,就像当初的修雅,正阳那样”
  “好”
  沈清秋抬手接住一片雪花,凉凉的,融化在他的手心。任由洛冰河给自己披上厚实的狐裘
  “师尊”
  又来,连一片雪花的醋都吃吗?
  沈清秋感觉到洛冰河搭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
  “师尊,今年的雪来的有些迟”
  “怕什么?”抬手扶上洛冰河的脸却又怕他冻着只敢虚虚的搭着
  “为师不是有你吗?”

<二>

  上一秒,尚清华还坐在闲人居里悠闲地哼着小曲儿,磕着冰堡磕不着的龙骨香瓜子,感叹着时光的美好
  下一秒,他朝着门口一大一小的两个沈清秋顺口唱出了不该唱的内容
  请问,你听过《九妹》吗
  来吧,一起唱!
  “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
 
  得知真相的尚清华躲在沈清秋的身后试图躲避沈九那想要杀人的目光
  如果上苍在给他一次机会,他选择唱《春山恨》
 
  今早被师尊发现在竹屋内私藏《春山恨》的洛冰河正在绕圈罚跑中
  中午该给师尊烧写什么菜好呢……
  小师尊的话,就给他烧些小孩子喜欢的好了
  还在思考中午菜式的魔界之尊又一次超过前方的明帆,毫无压力
  “大师兄,阿洛已经赶超你们三圈了”被师尊派来监督的宁婴婴小师妹无聊的拔起草来

  所以我这算是被自己亲儿子卖了吗?尚清华看着亲儿子的相好,自己的老乡。面无表情心作痛
  “我当初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冰妹还真会把春山恨的皮给换了”
  “不过瓜兄你的运气还真不错啊!上次送冰哥这次送九妹”要不你想办法把他们凑一对得了
  一折扇打上尚清华的手背,沈清秋给向天打飞机一个嫌弃的眼神
  “给句忠告,名字好好叫,我可不会帮你拦第二次”
  同乡爱呢?
  沈清秋眉毛一挑,找你家大王要去
 
  也罢也罢,好歹亲儿子难得听了爸爸的建议
  对于飞机聚聚的这个想法,沈清秋抛出一声冷哼对这个想法表示不屑
  有本事你先让漠北管你叫一声爸爸试试
  洛冰河,清净峰的
  我的
  我养的
  我的

  “那么小九的用品和那些东西就拜托你了”
  看着沈清秋的笑脸,尚清华觉得这家伙就像只老狐狸
  “我办事您放心”
  瓜兄啊!你看在我头都快要摇掉的份上,你赶快把哪位小祖宗带走吧!!!
  在尚清华热切的注视下,沈清秋衣袖一挥转身走了
  他要赶在洛冰河做好饭前回到竹屋

  走在清净峰山梯上的沈清秋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错觉吧?

  传音符的光芒一闪一灭,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穿出一声凄惨的哀嚎
  苍穹派十一峰的峰首都被这个声音惊得心跳停了一拍
  不得不说,威力强悍
 
“…冰河,你看见小九了吗?”
“小师尊?早上他不是和师尊一起去安定峰了吗?”
“…”所以,刚刚尚清华喊的是‘九妹’而不是‘救命’是吗……

“…尚师弟?”短暂的沉默后,岳清源的声音从传音符中响起
沈清秋敢用自己所剩不多的节操和面子发誓,他听见了尚清华那边传来的倒吸冷气的声音×2

  私设和ooc都是我的,文笔渣,会不会写完我也不知道(:3_ヽ)_

  安静的像个死物
  这是洛冰河在地牢里瞧见沈清秋时的唯一反应
  这是他的师尊
  从头浇下的拜师茶,同门的欺凌,寒冷透风的柴房,断裂的正阳……
  在沈清秋将他打下无间深渊的那刻沈清秋也把他从自己的幻想中狠狠打醒。自欺欺人的谎言连同那颗真心在那一瞬间也碎得彻彻底底
  可是没关系,他都报复回来了
  沈清秋已经身败名裂被他做成人棍锁在了地牢,就连清净峰都被他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可是
  就在洛冰河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时候他遇见了另一个师尊
  另一个温柔的师尊
  只不过,那个人不属于他
 
  “没关系的师尊”洛冰河看着眼前已没了生息的人语气温柔犹如恋人耳边的低语
  “不论你逃到哪,我都能找到你”

  其实,不论是哪个洛冰河,他们的心魔都是一样的,都是那个那他们一掌打下无间深渊的沈清秋

  清净峰上,许久未曾吭声过的系统再一次响起
  照着系统的提示,沈清秋转头看到‘沈清秋’,四目相对
  “哟”他听见‘沈清秋’开口说道:“春山恨?”